手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破庙拜神真灵验可是后果很严重真是宁睡荒坟不睡破庙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39:11 阅读: 来源:手镯厂家

在我们老家,有种说法,叫:宁睡荒坟,不睡破庙“。以前听着只当是迷信,民间说道多了去了,各说各有理,再说了,又不是武侠小说,哪里去找荒坟破庙啊。可经历了一次离奇的事情后,我再也不敢说这都是胡说八道了。

那年夏天,我和两个哥们搞了个“背包徒步游”,号称要游遍祖国大好河山,其实就是从沈阳出发,爬两座山,再绕到大连海边,有山有水,主要目的还是期待路上“邂逅”几个妹子,改变一下资深单身狗的命运。

那一天我们从一个叫幺岭子的地方下了车,听旅店老板说,这个地方最出名的就是野鸡肉,肉香味美,是山里的特产,别处根本吃不到。我们要了一份尝尝,当真回味无穷,连汤汁都没剩下。

我们几个愣头青,看多了野外生存挑战的节目,都跃跃欲试,当下决定第二天一早,就背包进山,晚上来个“野宿”,再亲手抓只野鸡,那才不辜负了“徒步游”的本意嘛。

第二天,我们仨当真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旅店老板还热心地给我们带上了馒头和饼干,说这山不大,回来的时候还来他店里歇息哈。

我们进山前,查看了地图,也就是一座小山脉而已,正合适我们这种既想体验野外又没啥本事的人。

清晨的山林,空气清新得离谱,我们呼吸惯了汽车尾气,这么纯的空气,几乎让我们有“醉氧”的感觉,打打闹闹地不觉得累,一路进到了大山里边。

中午时分,找到一条小溪,强子和亮子脱了个光腚,来个野鸳鸯戏水,居然还抓了两条一尺长的鱼上来。我们捡了些柴火,用树枝穿着鱼烤熟了,那感觉可比撸串子爽多了,升起一种“火机在手,天下我有”的豪迈之情。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三个一商量,决定继续往上走,到了山顶山找个避风的地方露营,再来个夜观群星,浩淼星空下,三个孤傲的身影俯瞰茫茫人世间,哎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呐。

可天色刚黑下来,山里就刮起了狂风,一大片乌云盖顶,还来不及辨别方向,黄豆大的雨点子兜头就拍下来,打得皮肉生疼,一道道雷电轰鸣,吓得我们几个抱头鼠窜,也不敢在树下躲雨,听说越是大树,越容易遭雷劈,只顺着眼前的路往山上跑,期望着能遇到个山洞土坳啥的。

又是一道雪白的闪电划过,亮子突然惊喜的大叫起来,说快看,前边有房屋。我们借着闪电余光,当真看见前面几百米有个房子的轮廓,当真是救命稻草啊,我们撒腿狂奔,朝着那房子跑去。故事:破庙拜神真灵验,可是后果很严重,真是宁睡荒坟不睡破庙啊

走到近处,才发现是座破庙,样式就是常见的那种拱顶翘檐的一间屋子,只是特别小,门窗都是残破的,门扇倒在一旁被野草埋没了,窗子也只剩几根木条,随着风雨晃荡。

大暴雨当中,能有片瓦遮头就是幸福,我们仨都不信啥鬼神,当下不犹豫,捂着脑袋就冲了进去。

强子打开手电筒,我们打量着这间小庙,里面房檐低矮,只有寻常一间卧室大小,靠着北墙是一座泥塑的雕像,彩漆泥坯脱落,看不出到底是个啥菩萨神仙,只知道是个男子的形象。

供桌低矮,上面结满了蜘蛛网,除了泥像和供桌以外,屋子里空空荡荡的,亮子开玩笑说,这个大神穷的可以啊,家徒四壁,嘿嘿。

我和强子都哈哈大笑,说人家再穷,也有片瓦遮头,咱弟兄仨才是真穷,三年工资买不起个厕所,怎比这大神,坐拥山林别墅,要说起来,这屋里四个光棍,人家大神就冲着房子,也得是老大啊。

亮子一听来了劲,掏出烟来,我们每人点了一支,亮子又拿出三只点着,摆在供桌上,开玩笑说,老大啊,俺叫你声哥,这大暴雨里俺三像是被狗撵的兔子,借你地方歇歇脚,有啥好吃好喝给点儿哈,再给俩妹子,共度这雨夜,俺就拿你当亲哥,天天供着,哈哈哈。

我和强子都被他逗得大笑, 说啥妹子啊,这破庙里倒是有耗子,给你两个你要不要?

哪知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脚步声,紧接着就冲进来两个人,强子拿手电一照,对方倒吓得哇哇大叫起来,我们三个本来也是吓了一跳,可一听声音是两个女孩子,顿时胆量大起来。

亮子首先出声,说嗳嗳嗳,你们别怕,我们三个也是来躲雨的,不是啥坏人。你们再尖叫,这房顶就要塌啦。

那两个女孩子停下不叫了,互相拉扯着站在门口,警惕地打量我们三人。

强子指指我们的背包,说你们看,我们是旅游来的,是大大地好人。

两个女孩子将信将疑,直到强子和亮子把我们身份证都拿出来,掏心掏肺地证明我们仨是正直善良的五好青年,那两个女孩子才“噗嗤”一笑,拉着手往里面走了几步。

虽然还是很戒备,可强子和亮子使出浑身解数,不多时就逗得两个女孩子哈哈大笑起来。她们说也是出来旅行的,可与我们主动上山不同,她俩沿着山林脚下找定好的旅馆,可不知怎么走岔了路,被雨赶着就来到了这里。

我和亮子还有强子互相看看,心里有疑问,可都没敢说出来,怕吓到这两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这可是快要到山顶啦,我们三个就算是玩闹耽误了时间,那也是用了大半天的功夫才爬到这里的。这两个女孩子怎么能沿着山脚走路,随随便便岔个路,几步就到了这里呢?

亮子还有强子当了多年单身狗,此刻见了女孩子,简直是比对亲妈还殷勤,没多久我们五个人就混得熟了,两个女孩子一个叫小苗,一个叫阿芬,竟然和我们都是同一个城市来的。和我们不同的是,两个女孩子的背包里装了许多的肉干巧克力,当下和我们背包里的馒头饼干合在一起,五个人倒是吃饱了肚子。

那一夜亮子英雄主义发作,给两个女孩子又是赶耗子,又是拍蚊子的,天亮时,亮子和小苗之间的火花,隔着二里地都能听见霹雳巴拉的响。

雨停天亮,我们五人结伴下了山。后来回到城市里,亮子和小苗真的成了一对情侣,羡慕得我和强子眼珠都快蹦出来,直骂亮子这小子走了啥狗屎运,捡了这么漂亮一个媳妇。

可没过多久,亮子变得不对劲起来。有一天他找出我和强子来,看到亮子我俩都吓了一大跳,亮子面色苍白,两个眼窝深陷,乌青一片,看着像是生了重病似的。亮子灌了两杯白酒,压低声音说,哥们们,我好像是撞了鬼了。

亮子说,打从下山回了家,他夜夜都睡不安稳,耳边总听得一个男人对他大喊大叫,可又听不清说的是啥,醒过来一颗心扑腾扑腾的跳,疼得厉害,他以为自己得了心脏病,可去检查,啥毛病也没有。

过了几天,不但梦中睡不安稳,醒着的时候,亮子也能听见动静,他独自在家,门窗无风自动,放在床头的杯子常常自己摔得粉碎,还有一次,他醒过来一掀被子,被窝里居然放着两把厨房的菜刀。亮子又怀疑自己得了梦游症,可后来,他在镜子里见了好几次背后有道黑影一闪,回头去看,仍是啥也没有。亮子这下开始怀疑他得了神经病。

这段时间可把他折磨坏了,也不敢跟小苗讲,怕吓着她,他实在忍不下去了,也顾不得我和强子会笑话他,让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亮子哭丧着脸,说他现在快崩溃了,也不知道是撞鬼好一点,还是得了神经病好一点,两个他都不想选啊。

我和强子开始时还真的笑得肚子疼,可是见到亮子满脸黑气的衰样,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俩也害怕起来,商量之下,决定干一次“迷信”的事儿,找个“大仙儿”去给亮子瞧一瞧。

我们绕了十八道弯,打听到良乡有个出了名的“大仙儿”,最是灵验,只是需要预约,还要心诚。这预约就是提前七天定好时间,心诚就是鸡鸭酒水礼物丰盛,还要步行十里,手提着过去,否则“大仙”不给看。

我们三人像是回娘家的小媳妇,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就差背着个胖娃娃了,当真步行了十里路,惹了不少笑话,总算见到了“大仙儿”真容,是个干瘪的老太太,坐在一间黑屋子里,夹着根烟卷儿,喷云吐雾。老太太先捏了捏鸡鸭,估计是够肥大,她挺满意,吧嗒了两下嘴,对亮子说,啥事儿,说吧。

亮子说了这段时间的怪事儿,老太太耷拉着眼睛,吐出一口烟雾,说,这不是撞鬼了,是“请了野仙”了。她解释说,亮子身边跟着“仙儿”呢,人家有点道行,不值当的跟你个毛头小子过不去,是不是你许了愿,欠着人家的情儿呢?

我仨面面相觑,想起那个暴雨荒庙里亮子点的那三根烟来。亮子哭咧咧地说出那天的事情,老太太嘿嘿笑着,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啊,不敬神鬼还胡咧咧,荒庙无人烟供奉,正神早就离开了,有道行的野仙儿占了神像修行。亮子既然许愿要吃喝要小妞儿,那野仙都给你送来了。如今你就去将那泥像搬回来天天供奉着吧,谁让你答应了呢。

亮子哪里敢那么做啊,他差点就给老太太跪下,说自己真是庙小供不起大神仙啊,求老太太给指条明路吧。

老太太看也将亮子教训得差不多了,那鸡鸭也够肥实,总算教给他一个送“野仙儿”的方法。

第二天我哥仨又是大包小裹地去了那幺岭子,找到那间破庙。里里外外收拾打扫了一番,供桌上摆了香炉贡品,亮子点了三炷香,插在香炉里,跪在地上拜,说求仙家网开一面,小子家里局促,怕大仙去了受委屈,以后年年小子都来给大仙上供,诚心诚意,定不食言。

亮子说完,破庙刮起一阵小旋风,真像老太太说的那样,三炷香猛地往下矮了一大截,风停了,我仨都伸脖子去看,那三炷香,中间高,两旁低,看来是这“野仙儿”答应了。亮子擦擦额头的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老太太说了,这招也要看“野仙儿”心善不善,如是香烛断了,那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全凭人品吧。

后来,亮子身上的怪事果然没再发生,只是这次亮子再也不敢食言,年年都要去破庙里供奉一番。我和强子开玩笑, 说你这神仙大哥够灵验的啊,你不去再许个啥发财中彩票的愿吗?亮子吓得脸皮一哆嗦,说再也不敢啦。易请难送,谁要许愿谁就去,他可是不敢了。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乡村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