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襄垣县善福联营煤矿透水事故调查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3:16:40 阅读: 来源:手镯厂家

襄垣县善福联营煤矿透水事故调查

4月13日1时30分,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善福联营煤矿发生透水事故,上报9人被困井下。

4月14日16时左右,救援人员发现8具被困人员遗体。4月14日22时,抢险救援指挥部确认找到第10具被困人员遗体。经公安部门确认,井下被困矿工实为11人。截至4月16日20时,井下已发现11人遇难,搜救工作全部结束。

目前,司法机关已依法对涉嫌瞒报等违法犯罪行为的矿主、矿长等21人实施刑事拘留,并查封了该矿的全部资产和账户。

主体不明确

矿主趁虚而入

善福联营煤矿位于襄垣县善福乡善福村,原为乡镇煤矿。

2009年7月23日,按照《长治市襄垣县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方案》,善福联营煤矿应由襄垣县国有煤矿企业——七一煤矿集团实施兼并重组。因此,当时批准的名字是“山西襄垣七一集团善福联营煤矿”。

这本来对善福联营煤矿是一个极好的发展机遇。井田面积扩为5.1567平方公里,生产能力由60万吨/年提升到90万吨/年,批准开采3号煤层、153号煤层,保有储量分别为2673.6万吨和991万吨。

然而,由于七一煤矿集团和善福联营煤矿“兼并方与被兼并方之间存在分歧,申请将矿井兼并主体企业进行调整”。这是襄垣县的官方说法。

调整给谁呢?调整给在长治市的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

据抢险救援指挥部新闻发言人介绍,长治市、襄垣县早在2010年已行文请示上报,将善福联营煤矿的兼并主体由七一煤矿集团变更为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

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据知情者透露,随着招商引资和转型压力的增大,襄垣县原主要领导认为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更有实力、更能为襄垣县投资其他项目,因此属意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

但随着襄垣县委、县政府班子的更替,主要领导思想上有新的想法,对变更善福联营煤矿兼并主体一事并不太积极。因此,主体变更的文件一直未出,善福联营煤矿事实上成为无主体企业。

由于主体不明确,安全监管责任归属自然也是糊里糊涂的事。由于2011年6月长治市政府发文明确,安全监管责任由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山西煤炭运销集团长治有限公司负责,七一煤矿集团因此撒手不管;山西煤炭运销集团长治有限公司因省里的批文没有下来,没有接手。

如果不出这起事故,负责监管地方企业的市、县与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之间还能相安无事,一旦出了事故,双方的说法截然相反。记者到事故现场后,接触的地方人士都咬定“矿井已由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实质性接管,‘六长’早已进驻”,甚至还信誓旦旦说“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已对善福联营煤矿注资1亿元就是明证”。

当记者向山西煤炭运销集团长治有限公司的同志求证时,对方回答“纯属造谣!我们就没有派过人”。

借维护之名

大行偷采之实

在事故现场,记者听到两种哭笑不得的说法。

襄垣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位同志说,这起事故襄垣县没有责任,县里是来参加救援行动的,毕竟是在自己地方上发生的煤矿事故。

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一位搞技术的同志说,他们是来援助县里的,并认为县里把自己的老总任命为抢险救援副总指挥很不妥当。

有人包括山西省有关部门的个别同志对长治市政府调整安全监管责任的做法也有微词——毕竟得先明确主体。即使非这样做,也应召集各方开一个协调会啊!

出现监管真空,矿主正好为所欲为。

按照山西省规定,在主体没有最后确定前,是不能生产和建设的。矿方称,生产能力由60万吨/年提升到90万吨/年的技术改造一直没有开工。

而襄垣县煤炭局的有关资料显示,善福联营煤矿早在2010年已投资3000万元,对矿井进行了扩建。

善福联营煤矿的证照除采矿证今年11月到期外,其余均已过期。煤监、煤炭等部门已吊销其相关证照,严格禁止生产建设。

矿方称,矿井“一直处于停产和卸压维修状态”。

对于人们“停产怎么井下有那么多人”的质疑,矿方的解释是由于工作面停产,顶板压力增大,煤墙片帮严重,采煤设备有被压死、压坏现象,“是在对矿井组织维修整顿”。

据抢险救援指挥部新闻发言人介绍,4月12日23时,工人发现井下渗水,矿方派25人在井下维修。

主立井旁煤场里高耸的煤堆和工人的说法戳穿了矿主的谎言。

善福联营煤矿从去年到事故当天一直都在生产,工人都在正常上班,连春节也没放假。有工人反映,去年六七月的时候,该矿又新开了一个工作面。

一位姓张的工人家属说:“我丈夫一直在上班。事故发生那天,我丈夫还去上班了。”

工人们反映,今年3月,有督查组来检查时,该矿才暂时停产,给工人放了一个星期假。之后又恢复生产了。

一位大货车司机说,事故发生前他一直在该矿拉煤。矿主有3个洗煤厂,拉的煤每天送去洗选,然后送往发运站。

附近超市的老板也证实这个矿没有停产:“每天人来人往的,老有人到超市买东西。进进出出的拉煤车就没断过。”

襄垣县政府一直要求各级各部门始终紧绷安全生产弦,“领导的爱心、企业家的善心、员工的安全心、主管部门的责任心,汇集成保障安全生产的坚强屏障”。

而责任的缺失,让“安全”这个貌似坚强的屏障轰然倒塌。

水害防治

成为当务之急

长治市是山西省水害防治的典型。去年,全市53个矿井编制了水文地质类型划分报告,对72个矿井进行了专家会诊。

有关部门表示,长治市积极推广了三元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王庄煤业公司“物探先行、化探验证、钻探跟进”的防治水工作经验。

记者在善福联营煤矿配电室外的醒目位置看到了落实综合探测要求的大幅宣传标语。

山西省安监局的一位处长说,这起事故主要还是因为思想上不够重视,麻痹了、放松了警惕。这位处长表示,如果先采用物探方法进行超前探测,对有疑问的区域采用专用钻机及时探放水,安全疏放了老空积水,事故就可能不会发生了。

据抢险救援指挥部新闻发言人介绍,水源来自采空区积水。

当前,矿井水害已经成为继瓦斯之后影响煤矿安全生产的主要灾害。随着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的推进,兼并重组前的地方煤矿普遍存在防治水机构不健全、地质资料不清、专业技术人员短缺、装备落后等问题,这考验、挑战着新的主体。

在山西省日前召开的煤矿安全集中整治专项行动汇报会上,11个省级督查组反映各地存在的防治水问题很突出。

长治市被省级督查组指出:有的矿井水灾应急预案内容不够全面;有的矿井奥灰水带压开采未进行三维地质勘探;有的矿井探放水设计钻孔夹角偏小,终孔控制范围不足。

晋城市大多数矿井在防治水方面普遍没有进行物探,基本采用钻探,部分矿井探放水设计的钻孔数量达不到要求。

目前,许多煤矿企业正处于兼并重组整合后整体水平提升阶段,随着开采深度的增加,煤矿水害类型由单一型向复杂型转变,生产方式由粗放开采向安全高效开采转变,水害防治工作也由局部管理向全矿井管理转变。“摸清水”成为当务之急。

善福联营煤矿透水事故敲响了安全警钟。

今年,山西省已将持证改造矿井、省属五大国有重点集团在各市整合的生产矿井、通过整合改造后竣工投产的矿井作为防治水检查重点。

网上哪里看重庆福彩幸运农场

天神争霸最新版下载

名将传奇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