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梦桥恰谈7永恒鬼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3:15 阅读: 来源:手镯厂家

"大抵画乃由心出,以城剖决要分明;  出笔发毫逢下位,笔头若出于无成;  墨断定知用土散,纸破需防不正人;  犬吠一声防哭泣鼠来又忌贼来侵;  赤诛写字血光动,叶上书来有怨盟。"  午夜的零点钟声再次响起,相同的声音又一次传来,阿婷痛苦的捂着耳朵,躺在床上不停的辗转着。  "啊——"大叫一声,阿婷从梦中惊醒过来,灵灵拉开灯问:"又做恶梦了是不是?没事吧?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明天给晨小弟说说吧。"  "不要!"  我真的不想再因自己的事情让晨小弟陷入危险当中了,上次是我遇到了黑影,才恰巧遇到了晨小弟没有出现状况,如果没有黑影,那后果……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可能只是太累了,没必要这么麻烦。想到这心里总是充满了愧疚。让灵灵拉上灯就又睡下了……  同时,在另一个城市的晨小弟无缘无故的突然惊醒,感到有事不对劲,便起来卜了一卦:."三钱,一线!"晨小弟惊呼,"唉,看来阿婷又要出事了……"猛的从床上蹦起来收拾行礼。  第二天,天刚亮门铃就响了,被恶梦困扰的阿婷没有起身,灵灵轻轻下床开了门,"晨小弟!"她惊讶的叫出了声但随即又淡定下来,似乎所在预料直中只是没想到那么快似的,晨小弟进了屋问:"灵灵姐,你们有没有发现那里不对劲?事情可能真的还没完!"  "阿婷这段时间一直做恶梦,说有一个人给她说话,噢!她还把那些话能记得的,写下来了!我去给你拿!"灵灵转身去拿了我这两天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梦语,晨小弟打开了那张纸:  "大抵画及由心声,以城剖决要分明。  出笔发毫逢下位,笔头若出于无城。  墨断定知田土散,纸破须防不正人。  犬吠一声防哭泣,鼠来又忌贼来侵。  赤诛写字血光动,叶上书来有怨盟……"  "玄黄歌!"晨小弟惊呼,灵灵立刻做嘘状,向卧室看,确定我还在睡又问:"什么是玄黄歌?"其实我从被恶梦惊醒就没有真的睡着,只是不想醒来罢了……既然他们不想让我知道我也就这样听着了。  "玄黄歌,是道家的,笔测法,分为:赋,歌两种。赋又分为,金声赋,花押赋,探玄赋,指玄赋;歌又分为,玄黄,玄黄克。这是以字形辩吉凶的一种策化,阿婷姐怎么梦到这些?!"晨小弟惊愕和疑问的看着玄黄歌说。  "这又什么意思吗?"  "没有意思,要看阿婷听到的是什么了……现在我怀疑鬼域出事了,阿婷是跨界鬼魂再加上她在死亡国度吸取的灵魂,她是能感知三界变化的"晨小弟突然顿了顿,"灵灵姐,阿婷视你为最好的姐妹,我帮你除掉她身边的守护者,拿回黑渊珠,也希望你能准受你说过的让阿婷做个平凡的人继续生活别再扰乱她了……"晨小弟说完,四下一片寂静此时我的心里不得不又蒙上又一个密团,什么我的守护者?灵灵要拿什么?为什么晨小弟要灵灵放过我?  灵灵的声音传来:"其实……我也不想伤害阿婷……前世是她救了我可现在我的任务是拿回黑渊珠……不过我已经求国主不取阿婷性命的,让她做个普通人……"微微的声音却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心里,  "灵灵这话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伤害我?"闭上眼静静想着发生过的一切……大战锁命使,地下森林断崖谷惊魂,死亡国度国主……这一切为什么要和我有关系?为什么锁命使想让我死夺取黑渊珠,那为什么还要和我做朋友那么久?灵灵和死亡国度的国主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灵灵才是始作俑者?一直是她想要害我吗?脑袋涨的生疼,不想承认这是事实。  "啊——"大叫一声,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沉默了半响灵灵赶紧跑过来,  "怎么了?阿婷!"灵灵急切又关怀的问我,"你没事吧?又做恶梦了?"看着灵灵的样子我真的很想哭,我不相信要害我的是我最在乎的人之一……  "阿婷姐,你刚醒?"晨小弟试探着问我,清楚晨小弟问话的含意,我回答说:又做恶梦了。没想到真瞒过了他们,  "晨小弟,你怎么来了?"我转移话题,看着晨小弟问,  "你的梦已经安排了我的下一个任务了,我就不瞒你了,我怀疑鬼域出事了,"晨小弟郑重的说,"我们现在要去城隍庙看看情况,"  灵灵沉默着没说话,我拉过她的手说:"经灵永远是我的好朋友,有她在,我就会安全!"灵灵的眼眶湿润了,头低了下去没有说话,转头看向晨小弟问他:"接下来该怎样做?"晨小弟看了看我愣了一下说:"阿婷姐我看了你听到的声音了,我怀疑鬼域出状况了。"  "那我们该怎样做?"  面对我的淡然的回答晨小弟也只是呆上了一两秒既而又说:"我们的第一站是去城边的城隍庙,问清楚这梦的喻意,"  看来又是与自己有关系的……起了床一路坐车,我们来到了城边的城隍庙。本来昏暗的天空在城隍庙的上空变的更加挣狞可怕。我们下了车,这阴诲的感觉没有阻止我们急切得知结果的恒心。  "'灵灵姐,看来我猜对了,鬼域的确不安宁啊。'  "灵灵听着双眼放出光来,谨慎的说了声:是啊,认定路途不安宁啊!"  "我走过去问他们怎么了要怎么做。  "晨小弟说:'我们现在第一要做的是把城隍庙把城隍叫出来,解释你梦之谜,然后去鬼域查名原因,灵灵听晨小弟这样说,眉头皱了起来说:'真的要去鬼域吗?那里的永恒鬼域里面有……如果误入,万一……"  "我听到灵灵的话有些疑惑,晨小弟和灵灵对望了一会儿,灵灵眼神里竟有恐惧和惊恐也有无奈。"这时怪怪的城隍庙突然状况,说话间,城隍像“轰”的一下炸开,周围尘雾满天,晨小弟拉着我和灵灵一只脚跺地嘴里念着“天灵灵,地灵灵,城隍府邸快显灵”簇的一下我们的周围变黑了下来,只感觉灵灵他们在身边,前方是一片雾茫茫。甚是吓人,抓紧晨小弟那白雾中赫然有人飘来,那人背对尘雾看不清面容,“大胆何人!速报姓名!”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